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吉祥*如意的休闲驿站

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【原创】熬 鹰(小小说)——反贪力作   

2012-12-20 22:49:21|  分类: 文苑漫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
 

方山青松

 

李检察长是凌晨两点多尚在梦乡接到的电话。临出门时,妻子还从被窝里钻出半个身子冲他喊:明天是你36岁的生日,无论如何要回来过,本命年要开始系红腰带的。她知道干了十多年检察工作的老公半夜一出门,就可能几天不回家。关了防盗门的李检察长在黑暗中应了一声,楼道里便传来只有妻子才能听到的轻轻脚步声。【原创】熬 鹰(小小说)——反贪力作 - 方山青松 - 方山青松文艺苑

 

见到省、州领导,李检察长明白了此行的重任--异地突审一位被 “双规”的县长。翻阅了相关材料,他的心“咯噔”了一下,但他脸上丝毫显不出什么变化。
   
审讯是在市郊半山腰的度假村宾馆一个标准间里进行的。平时一两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过道,李检察长走了近十分钟。在116号门前,他默立片刻,正一正领带,决然地推门进去。
   
负责县长张国栋安全的两位法警站起来向他点点头。张国栋坐在沙发上,看也没看李检察长一眼,直到李检察长坐在他对面,才把头扭向一边,显出一副不管谁来也一言不发的架势。当他眼睛的余光扫到了李检察长,脖颈就僵硬在那里……
   
沉默片刻,张国栋发现,对方既没叫他老师,也没称他“县长”,更没有握手、问好,就连一般的招呼也没打。李检察长无言中递过来一支烟,他木然地摇了摇头。李检察长应该知道他是不吸烟的,在“审讯”中这一递烟就说明,李检察长把他的底都看穿了。张国栋突然自我觉得憔悴不堪,一夜之间两鬓灰白起来。
   
一切都凝聚在寂静无声之中。都在硬撑着等待对方开口。李检察长知道,在这之前,张国栋已与检察人员对峙了三天三夜。
   
手机突响,家里打来的,妻子连哭带叫的声音传来,儿子被绑架了……李检察长一愣,紧闭双眼半分钟,才平静地说了句:“打110,报警。”然后把手机关了。
   
张国栋明白,是那些怕牵连的人在不断地给他“暗示”。李检察长之前已有两位检察官退出审讯。一位是老母病逝,急等他这唯一的亲人回乡安排后事;另一位突然晕倒送往医院也没查出什么病,只说晕得无法继续审讯……
   
按事先准备,李检察长与张国栋面前很快端来浓酽的茶水,是碧螺春。一时间,透明的玻璃杯内绿浪翻腾,雀舌渐开,室内缭绕着“炒青”的茶香。至此,双方第一次瞬间对视,都没说什么,开始观色、闻香、入口徐徐品来。
   
李检察长一直喝碧螺春,是因为12岁那年他的父母在地震中双双离去,第一个本命年就是在张国栋的单身宿舍喝着碧螺春、吃着两个鸡蛋度过的。虽然当时张老师一再讲解,他也没有品出这“卷曲成螺,满身披毫,银白隐翠,香浓味醇”的洞庭名茶到底好在何处,但工作后他只喝这种绿茶。他也曾托人给早已从政的老师张国栋捎过一次“明前”碧螺春。据说,李的提拔并不全是因为工作出色。在出色地工作了多年后,已为某州县长的张国栋,有次与李的州院领导一起吃饭时说起了他。结果是他很快由反贪局长提为副检察长,再到正职……
 
 一芽一叶,形似雀舌,汤色碧绿清澈,叶底嫩绿明亮,这同样是春分至清明前采制的极品“明前”茶。两人先是由品茶而斗茶,慢慢地色清味去后就剩下“拼水”……一杯接一杯,喝得杯中只余茶渣。
   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张国栋毕竟年龄大了,脸憋得通红说:“算了,我,还是去吧,方便一下……

李检察长看了同事一眼,同事陪着去了。
   
然后又是对峙,又是喝茶,不到一个小时,李不得不第二趟去厕所。如此,张国栋去厕所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。当他第十三次从厕所出来时,才明白依然稳坐不动的李检察长“熬鹰”手段确实与众人不同……窗外余晖落尽,撤去水杯,两人面前换成咖啡。半夜过后,咖啡较量把已多时未曾合眼、早疲惫不堪的张国栋彻底击垮了。一杯杯浓咖啡让他在亢奋又亢奋之后,再也无力亢奋了。
   
张国栋身子一歪迷糊过去。按惯例,是不可能让受审者入睡的。可对于张国栋,李检察长知道,他这一迷糊就证明他已走到最后。李检察长揉揉自己布满血丝的双眼,喝下最后一滴咖啡也打起了盹儿。
   
黎明时分,同时醒来的李检察长与张国栋首次开始了长时间的对视。最后张国栋先开口说,知道会找你来的,但没想到这么快。你们轮番的“熬鹰”,我最终也扛不过。既然要说,为何不对你说?也算老师对学生的最后一点贡献。之所以挺到现在,是因为今天是你的36岁生日。做笔录、同步录音录像吧,我现在就全说吧,权当我送给你36岁的生日礼物吧……
   
站在院子里仰望朦胧渐亮的苍穹,李检察长长出了一口气。打开手机时,看到一条短信:成功解救儿子。他的眼窝一热,向着市区方向说,谢谢。接着一个个短信纷至沓来,均是同事朋友祝他生日快乐的。李检察长再也控制不住,潸然泪下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 该篇小小说先后发表于《辽水文学》、《大理检察》、《曲靖检察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